儿童文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文学 >
网络文学、粉丝经济与资本博弈
点击量:发布时间:2020-09-10 09:53

网络文学、粉丝经济与资本博弈

网络文学、粉丝经济与资本博弈

事实上,免费模式改变了数字阅读行业的业态。截至2019年4月,在阅读量超过1000万的13个APP用户中,有7个是免费读者,其中包括字节跳动的西红柿小说。百度资助的七本猫免费小说以1,146万用户排名第五,其次是付费掌阅、中国文学的QQ阅读、华为阅读和阿里的书旗小说。

与此同时,成立于2003年的晋江文学城(以下简称晋江)成长了一种与起点完全不同的模式。作为女频网站中最具影响力的平台,锦江成就了姜胜男、古漫、丁沫、土匪、我想、墨香等一大批知名网络女作家。长期从事网络文学研究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彦军曾指出:“与起点模式不同,‘以大神为中心’,锦江模式一直是‘以读者为中心’。”这使得晋江这个最线上的部落生态,能够保持一定程度的“圈内自治”,即使在被盛大集团收购50%版权后,也保持了相对的独立性。

首先,晋江不鼓励日班,不设全勤奖等保障政策。自付费阅读模式诞生以来,大多数网站都对作者的日更新量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很多作者从每天6000字变成1万字是正常的。在这一制度的压力下,工程质量难以保证。而且,由于月票、打赏等收入体系的存在,网络作家为了迎合读者的喜好,容易偏离创作偏向。

网络文学、粉丝经济与资本博弈

晋江的文章素有“短篇”之称。其创始人黄燕明(网名“冰心”)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为了制止“水文”,晋江实行了两项政策:“一是名单政策。”晋江的榜单比李多,可能有1万多张,作者通常轮流看完所有的榜单后就不写了。二是打破处罚机制。对于签约文章,平台会按下收入的一半,比如这个月赚100元,就不会先发50元。只有在所有的文章都写完之后,按压的稿件才会统一发放。因此,作者将权衡是继续下去,拿到剩下的费用,还是完成它。如果作者确定他或她将无法完成文章,我们将退还作者一半的投稿费给订阅者。在几个环节的互动下,作者会在计划之初把文章控制在合适的长度。“

网络文学、粉丝经济与资本博弈

黄燕明认同,网络文学从PC端过渡到移动端后,读者的整体组织在下降,PC端原本形成的精英圈与更广泛的读者圈不再重合。读者的喜好或多或少会影响作者的写作。“小编的作用其实是在排名的时候做一些微调,来阻止这种情况,比如CEO在某一段时间有很多文章,小编会给这类文章降榜单数据的权利,就像放100个集合相当于80个集合,而对于小众类型,会鼓励反向操作。”

网络文学、粉丝经济与资本博弈

晋江对商业化一直比较谨慎。直到2008年才推出VIP付费阅读,锦江在移动设备的竞争下行动迟缓。黄燕明表示,对晋江来说,现阶段的任务主要在平台建设上。“一方面,我们的系统没有那么流通,另一方面,我们希望用大数据的方式来完善整个推荐机制.”现在很多为了谋生而加入的作者都会接受不正当的刷分、订阅、评论等手段来占据榜单。这些方法越来越隐蔽化、高端化,几乎没有人工判断的尺度。

“作者担心作品是免费的,不会有钱,但在流量时代,总有办法让作品有利可图,但如果没有用户,作者拿到的钱只会一天比一天少。”梁说。同时,梁朝伟也认为:“只要作者保持作品的奇点,未来还是会有大众化、现象级的作品出现。”但概率肯定是越来越低了。“

网络文学、粉丝经济与资本博弈

(贾鹏、梁奎为文中化名,感谢实习记者赵怡宁的支持)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彦军

[这是粉丝经济与资本逻辑的博弈]

网络文学、粉丝经济与资本博弈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彦军在几年前出版的《网络时代的文学引渡》一书中表达了担忧。她认为,当情侣网站被资本集团收购后,原有的粉丝文化可能会受到伤害,粉丝会被当作用户对待。当我们在采访中谈到“中国文学的风暴”时,她认为游戏宁静恒是任何有成长潜力的亚文化都会遇到的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当时您在文章中认为网站现在缺乏粉丝文化的积累。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邵彦军:起点中文网站一开始是典型的情侣网站。为什么起点如此突出呢?因为他们率先构建了最好的商业机制,也就是VIP付费阅读系统。后来,中国网络文学之所以能够不断壮大到这样的规模,正是得益于这套商业机制。粉丝作为恋人是纯洁的,但如果只用爱发电,网站很难持久和壮大。我喜欢说,整个网络文化强调的是“爱”,而“爱”可以通过“钱”来表达,这才是粉丝经济的最好状态。这里的“富人”就是商业机制。

但是粉丝经济是非常亚文化的,植根于利益群体。原来,人们基于地理的三维空间形成一个社区,但在网络空间中,我们形成一个有趣的社区,因为我们与我们的利益合作。网络文学本身也是一种亚文化,其中的每一个“神”,他的粉丝也都是一个小小的兴趣群体。当资本进入时,支持社区内经济的不仅仅是粉丝的钱。如果经济资本寻求的用户和利益群体规模不同,那就不仅仅是遵循互联网文本圈内部的逻辑。和鱼龙混杂的《庆余年》一样,资本进入时,网文文圈内的付费粉丝无法支撑电视剧流量,所以资本更关心整体用户,不太可能考虑网文内的粉丝生态圈。在这个过程中,原创粉丝也被视为用户,粉丝和作者的权利将不再像亚文化时代那样受到尊重。所以我认为这在本质上不是人类的问题,这是粉丝经济和资本逻辑之间的游戏。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资本的介入、读者和粉丝向用户的转化不能阻止,这会对网络文学的成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邵彦君:应该说这是任何一个有成长潜力的亚文化城市都会遇到的问题。此时,亚文化圈又是如何与主流文化互动的呢?如何在保持社区不断成长活力的同时,最大限度地扩大社区内的文化自治原则,扩大其影响力,将亚文化空间中特别活跃的部门引入主流文化?我以为我们需要一场宁静的游戏。这也是目前网络文学面临的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网络文学社区的自治原则是什么?

邵彦军:我一直强调,文字不是互联网时代最流行的艺术。最令人愉悦的肯定是电视剧或游戏,那里有更多的钱。优秀作品被改编成网络文学固然是好事,但同时也必须维护网络文学的内部评价体系、运行机制和自我原则。比如,在一部可疑小说中,《将夜》的成绩要高于《庆余年》。不能因为电视剧《庆余年》制作精良,就说它是鱼腥味最好的作品。

本期《头发的问题》有更多精彩报道。单击下面的产品卡即可购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