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文学 >
困惑与超越--古代文学研究40年的回顾与思考
点击量:发布时间:2020-09-09 18:31

困惑与超越

困惑与超越——对近四十年关于古代文学研究的回顾与反思

困惑与超越——对近四十年关于古代文学研究的回顾与反思

--40年来古代文学研究的回顾与思考

新中国成立后,古代文学研究在曲折的道路上跋涉了40年,在时代的风雨中转身审视自己的历史足迹。这会让人伤心。近两年来,许多古代文学研究者对这段历史进行了回顾、研究和反思,既有对自身研究的困惑,也有寻求突破和超越的努力。

首先,研究的历史与现状:不正常?正常?

四十年的古代文学研究凝聚成学术“史”。有些人对过去40年的成就感到非常沮丧:“研究人员队伍的扩大、论文数量的增加,并不意味着研究水平的提高,相反,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走过的道路,只会让我们感到羞愧。”把二三十岁比起来,让我们觉得越来越不值钱“(王炜”古典文学研究三弊“、”文学评论“1988年第3期),甚至有人认为这一时期的古典文学研究”无非是一堆没完没了的琐碎研究,一种自恋式的机器和空洞的仰慕“,”这可能会导致中国有古典文学,但不一定是古典文学研究的极端想法。(杨国梁“自我批判与古典文学研究的出路”,“文学评论”1988年第3期)40年前的今天,有人哀叹古代文学学术大师的消亡,问王国维、梁启超、鲁迅、郭沫若、胡适、陈寅恪、闻一多、朱自清。它去哪了?但是,大多数人特别是中年学者在指出这一历史时期存在问题的同时,也如实肯定了自己取得的成绩。例如,文学遗产主编徐功志认为,50年古典文学研究营(《提高研究素质是唯一出路》、《文学遗产》1989年第1期)中,出现了《名人荟萃、才华横溢》。(注:文学遗产、文学遗产)。何西来的观点可能更具代表性:“新中国成立后”,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牢固确立了自己的主导地位,成为绝大多数的学术指南,从而给研究事物带来了很大的希望。但另一方面,由于“左”的错误和极左的滋扰,确实出现了曲折甚至永久停滞的情况,形成了一些严重束缚学者头脑的教条和模式。“。(《现代意识和古典文学研究》、《文学遗产》1988年第1期)不过,老中青对这一点基本达成了共识:40年来取得的实际成绩与应该取得的成绩差距很大。因此,有人认为前三十年的学术状况是不正常的。“说真的,很多学术领域在新时代之前可能并没有真正处于正常状态.”(王昕“传统思维模式和理论看法在古典文学研究中的积淀”,“文学遗产”,1989年第3期)

尽管前三十年的研究成果“收成不佳”,但古典文学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非常高。在现代文学研究萎靡不振的情况下,古代文学研究出现了“一枝独秀”、“三里热”、“评红热”、“评”水浒“热”。古代文学研究往往成为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中心。近年来,古代文学研究突然成为社会的弃儿:古代文学期刊订阅人数锐减,该主题专著难出,研究论文难出,就连中文专业的大学生也变得无动于衷。因此,有人惊呼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认为“不管我们用不用‘危机’这个词,‘危机’都是客观存在的”。(“正视危机,寻求突破”,“文学评论”第5期,1988年)有人不同意这一观点,认为古代文学作为一门科学研究没有危机,因为科学本身没有危机可言(同上)。有人认为,近30年来古代文学研究的“恶性扩张”是不正常的。就是“在那些经常进行阶级斗争的年代,人们缺乏安宁的感觉。”只是为了“钻一堆纸”,逃避现实的影响。“近年来古典文学研究的‘紧缩’,确实是对过去‘扩张’的一种反应,本质上是一个常态化的过程.”(徐功志,《提高研究素质是唯一出路》,《文学遗产》1989年第1期)如果说前三十年古代文学研究的普遍枯萎和异常“繁荣”,是外部极左政治滋扰的结果,那么今天的危机“发生在它体内的生命力耗尽”。(王炜“古典文学研究三弊”)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一般的观点是:一是失去了研究古代文学的目的,失去了在现实生活中的位置;二是研究中的思维方式僵化、陈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