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文学 >
“文学”的内在演进及其当代价值
点击量:发布时间:2020-09-09 15:39

曹操、曹沛、曹志是曹魏文艺集团的创始人,曹斐的《典论·论文》更是将文章赞誉到了“国家大业,永垂不朽的盛事”的高度。通过曹操父子的盛赞,进一步确认了《文》的价值,文人的地位也得到了丰富和肯定,以彰显文学才华为主要目的的诗的创作进入了一个非常繁荣的阶段。于是,在南朝的刘松王朝,出现了一种与《儒学》、《玄学》、《史学》并存的《文学》,专门教人写字。其实,“文学”的名称不仅不同于“文学”作为“学”、“儒”的代名词,也不同于当时及后世盛行的“文学”观。注重道德传承

除了当时习文研究的“文学”之外,从刘松到明清,“文”和“学”一直是可以并列但指向不同的两个观点。“文”与“学”并驾齐驱,作为“国之大业、神仙之事”,其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载道”。因此,唐代韩羽、柳宗元所倡导的古文运动,在受到齐梁时期“文创情怀”形式主义的冲击之后,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洗刷了齐梁以来的美与美。重新宣传树立“文以载道”精神。品质与情感并重的“载道”传统,在中国文学中一次次延续和发扬光大。晚清以来,在西方纯文学观的影响下,“文学”的特质被定位为通过抒情、审美或塑造典型形象来反映生活,“文学”的成长脱离了国家和世界的“载道”之路。逐渐走向以美学、趣味性、娱乐性为主的狭隘偏向。

当今世界文学史的历程,既是中国文人主动接受西学影响的过程,也是对传统文学观进行解构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最能体现传统价值观的《文以载道》备受赞誉。于是,传统观点中居于中心地位的《载道》这篇文章从《文学》中去掉,按照西方诗歌曲、散文、小说、戏剧划分的文学框架成为主流。这种趋势和状态可能会让中国文学失去“最有价值的部门”。这个“最值钱的部门”,是历代文人秉持的“男子汉本分”,时刻体贴现实生活的道德和知己,体贴民生之痛。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诚自中”(王充“论衡·超奇”),因此也是“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毛诗序”)的力量源泉。没有这“最有价值的部分”,似乎真的可以认同“文学死了”的感叹。然而,在“文学”与“质”的对立统一的运动过程中,中国文学漫长的成长历史一再昭示着何谓“无尽的生命”。当汉赋创作陷入了“华而不实,无寓意”的逆境时,班固或抒发情怀进行讽刺,或宣德为忠孝服务,为汉赋的多元化成长开辟了道路。当六朝时期的《爱必极美写事,言必尽新》的写作引发了《亡国之声》时,韩羽、柳宗元的古文乐章在洗涤了梁朝之美之后,重新确立了《文以载道》的传统。可以说,宋代欧阳修倡导的新诗文化大革命运动,明代前后七子倡导的“文必秦汉,诗必兴唐”,清代桐城派古代作家的“道家自责”,都是中国文学史上以“文以载道”为传统的丰碑。

当“文学”越来越脱离狭义意义上的现实需要,当“文学死了”被很多人挂在嘴边的时候,“文学”就走上了那条路,这也是每一个严肃作家都在努力思考的问题。此时,格非的宣言具有代表性的意义:“在文学写作日益娱乐化的今天,司马迁的伟大理想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必要的提醒。”因为在今天的社会生活中,文学仍然是一个重要的矫正力量。文学写作不只是娱乐性、趣味性,更要讲知音、讲是非、讲人间心声。“(葛飞在茅盾文学奖获奖仪式上的讲话)

所谓”迷途知归来“。当你不知道该去哪里的时候,你回首往事的方式总是会让人们再次找到他们的偏见。在中国文学悠久而辉煌的历史中,“文”与“雪”始终相辅相成、并驾齐驱。可以说,“文学”就是鉴赏“文学”、理解“文学”、学习“文学”、创造“文学”的知识;“文学”的修养,就是积累知识、陶冶精神、陶冶志向、树立担当。在“文史哲”协同构建的“人文”世界中,历史是脚下的坚实土地,哲学是仰望星空的星空,毗邻星空与大地的是人类的智慧与情感,介于天地之间,是作为“文学”之本、“学问”之源的人类智慧与情感。文学让历史更温暖,让哲学更动情。“会写,就会得天地”

“文学”的内涵演变与当代价值

人之所以成为“人”,在于“人文汇聚”。无数文章中的人是人的英雄!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泉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马银琴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人民账号CSSNCN,了解更多学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