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学 >
中国文学,你要去哪里? 中国文学家
点击量:发布时间:2020-09-10 10:20

中国文学,你将何去何从?

中国文学,你将何去何从?

中国文学,你将何去何从?

中国文学,你将何去何从?

中国文学,你将何去何从?

中国文学,你将何去何从?

中国文学,你将何去何从?

中国文学,你将何去何从?

中国文学,你将何去何从?

前几天,我向一位姓钟的文学朋友感叹道:“钟老师,40年的文学梦,路越走越窄!”很多的文学乱象,让我走得越来越累,一天比一天的城市无缘无故孕育出很多的忧郁和不确定,不知路在何方?我不知道哪一个是导师。真与假,假与假,各种赞誉飘在中间,令人心碎!“

他回答我:”老师,文学是幸福的。如果文学会给你带来痛苦,那你干脆放弃吧。“。只有沉迷于文字之美,把文学当成一种享受,才不会被文学的乱象所左右,就像一朵白莲,哪怕你陷在浑水里,只在乎保持自己的干净,别人的臭气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时,他总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享受自己的文学快乐!然而,事实与钟文友想象的相去甚远。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创作,钟文友看清了现实。今天,他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狗屁的中国文学”的文章,引发了极大的悲哀--

“在自媒体时代,他面临着数以百计的文学账户、古体诗、现代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的狂轰滥炸。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陆续在网上售卖,请阅读、请点赞、请转发、请评论。我不禁要问,文学能是这样的吗?这似乎是可能的。我听说,这300首唐诗大多是妓女流传下来的,她们精心收集诗人写在墙上的诗,然后把它们摊开。“

”没有思想的文学叫“梅片”,肤浅的叫“鸡汤”。美女和鸡汤都不叫文学。文学是深思熟虑的。文人的生活经历和知识结构是文学思想的基本核心。在象牙塔里娇生惯养的天子,能总结出文学的思想吗?看来他可以收听新闻,学会假扮这位年轻女士,甚至可以假装纯洁,即使她躺在客人的怀抱里。这就是中国文学的污秽和难以忍受之处。

在一口气说出钟老师千言万语的文艺理论之后,他这样评价道--“一部非常深刻的、恰如其分的时弊之作。”今天中国文学虚假繁荣的背后,有太多的无奈和无奈。如果你是文学的铁杆粉丝,就应该谨慎用笔,要么休息一下笔,要么唤醒灵魂,和他一起畅游文学的海洋!“。努力工作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读者和公众,否则你将成为这场虚假繁荣的驱动力,让灵魂不安,让文学不安,也许你就是罪人。

伏笔沉思:“如今,很多文学平台都在被这场文学乱象所侵蚀和冲击,到处都是令人心酸的文学小巷,但繁荣在哪里?”大家都到哪里去了?

“今天的中国文坛有没有一位大师要求我们尊重有道德的人?不!我们只能拿着手电筒穿越时空,回到民国时代追随大师的脚步。国学方面:章太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钱穆、冯友兰;文学方面:鲁迅、茅盾、沈从文、叶圣陶、钱钟书、郭沫若、林语堂、老舍、朱自清;经典爱情诗《再别康桥》的作者徐志摩先生,他们的名字至今仍温暖着我们的心。

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初、1990年初的几年繁荣昌盛,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历经沧桑,已不再是我们当初想要的那一样“美好的东西”。它的面貌焕然一新。曾经神圣的“诗刊”似乎注定要完蛋了。当时,人们耳熟能详的“读者”、“山海经”和“青年文学”似乎不见踪影。“十月”、“花城”和“人民文学”似乎也下降了。有几部优秀的作品和几部读者?

中国文学有这么多烦恼,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有人说,诗歌,成长到今天,就要“衰落”了。不仅是诗歌,中国文学似乎也是如此。网络文学泛滥的罪魁祸首是谁?俞炳彦

中国文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