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学 >
什么是“文学”?
点击量:发布时间:2020-09-09 18:08

“文学”是什么?

用这些资料来研究问题,是一股新的时代学术潮流。能预见到这样的溪流的学者被称为预流(借用佛教第一个果实的名字),而那些没有预知的学者则被称为没有进入溪流。《受益于丰富的古典文学和历史文化学习》,作者始终秉持着“物质至上”的认识态度,在古今中西不同的语境中,对“文学”的意义进行“知识传递”和“跨文脉之旅”。或者作为一种谋生方式,存在于“文学”的历史场景中,也向当下世界敞开大门。

全书从“文学”的古义、新名到“小说”、“戏剧”,再到话语的确立、学科的确立,再到“中国文学观”的生成和“文学”边界的重新确定,都接受了逐章设题、各有侧重、历史与考证相结合的研究策略。无论是引经据典,还是中西日史料的相互参照,每一点材料都说得出话来,总体上形成了隐藏在《他》(材料)中的《个性》(观点)的低调风格。这并不意味着作者吃古、吃海而不变,没有自己的判断。比如,谈到文学观的“多面史”,笔者首先列举了张克彪、严会清、舒新成、戴树清、曾毅、王祖华、郁达夫等学者和日本学者坂川义郎、太田义夫、长泽章法等对“文学”的定义,进而引出自己的个人观点--现代分支体系中的“文学”。它是在吸收西方(经日本)现代文学/文学的观点和知识体系的基础上形成的。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文学观”的古今转换,从传统的广义学术知识向独立的语言艺术分割发展。接着他又补充道:“清朝时期的观念转变,虽然大多以西文汉字术语(许多汉字译成日文)成为共同观点而告终,但转变的过程要比‘替代’的过程大得多。在西方知识“本土化”的过程中,有很多因素(包括中国)。虽然西方话语的‘霸权’在所难免,但当时的中国学者并没有真正的‘失语’。“

一个”历史解读“的叙事

“文学”是什么?

探讨了“文学”观点史最具灾害性的点。颜值是物质和语言的障碍,因为相关史料稀少,多散布在遥远的各种著作和译本中,同时也涉及中、日、英、德、俄等不同语种的比较和相互参照。更重要的是,现实问题是古今中外的学者在历史文化土壤和思维观点上有着巨大的差异。因此,“还原”历史场景的关键是“通过史料、文献等”静态死物“重建前人的行为”。重建过去发生的事情,现在只留下他们的印记。否则,对意见史的研究只能是文学和语料库的叠加,读者只能看到事件、问题甚至想要的简单化的关系。基于上述考虑,笔者采用了“以点带面”、“从小处看全局”的写作方法。作者并没有包罗万象,而只是力求把重点、节点事件和问题讲清楚、讲清楚。比如,书名叫《“文学”观点史》,但作者并不贪图完美,而是适时地着眼于中国文学观的现代转型。如此一来,不仅可以探寻中西“文学”的古意之源,也可以探寻“文学”自西向东的历史路径和对接机制,包括接受日本(中介)影响的历史路径和对接机制。不仅可以综观中国、西方、日本在“小说”、“戏剧”、“文学史”等观点生成中的多重因素,还可以通过微观的中国传统因素影响邻国日本的“回归”。

例如,在节点选择中笔者列举并比较了林传家、黄人、星川吉郎、太田佳夫等人的文学体裁选择。最后的结论或“神话”是:由于中国人对“文学”的看法不同,以及中外现代“文学”观的交汇,对文学属性和范式的理解与历史的实际面貌存在着明显的“鸿沟”,或复杂或纯粹,或古老或现代。只有把“文学”作为逻辑起点的观点才起决定性作用,所以文学史是模棱两可的,是矛盾的。又如,该书在谈及文学革命时,延续了出现并强调问题广泛性的势头,指出清末民初的“改革创新”说虽然相当普遍,但如果放眼“文学革命”、“诗歌革命”、“曲革”、“小说革命”的话语,当时人们并没有形成全面稳定的“文学”观。简而言之,虽然文学观是在中国人拥抱西学的务实实践中形成的,但中日两国的文化互动绝不是单向流动、简单移植的线性过程。

观点史的研究不仅提高了学者收集和解读资料的能力,而且还体现在刑讯逼供解说员的问题意识和理论意识上。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该书对“文学”观的关注,特别是对中国“文学”观现代转型的广泛性和突破点的考察,与其说是为了还原“史实”,不如说是为了还原“史实”。相反,它是一种“历史解读”的叙事。事实和解读之间没有明确的分界线,聪明的学者往往善于在重建中保持两者之间的张力,让历史场景得以“脱胎换骨”。我们不敢说这本书的作者在这一点上已经做到了最好,但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诚意和努力。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文学院)

泉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杰红

声明:此照片泉源于“东方IC”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人民账号CSSN_CN,了解更多学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