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学 >
文学未来会消亡吗?如何保存中国文献
点击量:发布时间:2020-09-09 15:06

鲁迅的沮丧,张爱玲的荒凉,新感觉派的颓废,徐志摩风格伊卡洛斯的浪漫追求。中国的现代作家在形成中国文化的现代形态的过程中,在自我表现上表现出方方面面,他们对公众评价空间的不同表达和努力,也使一个现代民族国家和文化慢慢形成。让我思考的是,中国的现代性是不是在短短30多年的时间里就完全构筑好了--在个人观点没有靠谱之前,落入政治掌控下的群体公名,然后群体神话被打破,中国几乎跌入后现代时代,开始解构一切固有的、个体的、理性的、乐观的、高尚的、完整的、存在主义的一切。

文学未来可能要消亡?如何拯救中国文学

李欧凡先生说:“我们面对的后现代文化的刺激是那种支离破碎、转瞬即逝的刺激,而正是我们瞬间的态度才能妥协或抵制这些刺激,或许正是通过把握这些现实感,我们的精神才最终得以生存。”当后现代主义解构了这种模糊的现实感时,我们如何在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中生存呢?

然而,作者认为中国纯文学正处于死亡的边缘。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很担心现在的情况。事实上,我也在思考为什么中国的文学会走到今天,为什么中国的文学没有像上世纪80年代那样蓬勃发展。

很容易说为什么中国的文学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它主要是多媒体的出现,对文字的打击。另外,文学自身的抗争导致了群众基础的缺失。

文学未来可能要消亡?如何拯救中国文学

文学未来可能要消亡?如何拯救中国文学

文学未来可能要消亡?如何拯救中国文学

我也知道要挽救中国的文学作品太难了,但我真的不能忍受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我很害羞,开了我认为是处方的药。我的药方只给有文学情怀的年轻人,或者决心走这条路的人。对于那些成名的作家来说,我的话几乎没有参考价值。因此,我的建议只针对那些现在或即将步入创作之路的人:

缩短手机长度

容易碎片化人们的阅读习惯。普罗大众对长篇大论可以说是完全不耐烦了。文字当然不像图片和视频那样生动直观,也不需要动脑筋。对于这样的打击,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再写长篇文章了。我认为适合当前阅读习惯的文章最好不要超过两千字。可以承载这么多字的题材有:短篇小说、散文和诗歌。我相信,只有字数减少到一定程度,正统文学才会有市场。当然,有些网络小说很长,但我说的是针对纯文学的。

文学未来可能要消亡?如何拯救中国文学

网络小说的现状是,作为一个商业化倾向严重的行业,有必要考虑读者数量,短篇小说可能因其情节和作者思维的一致性而在吸引读者方面具有优势。但同样,作者要讲好一个故事也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更新后的短篇小说也很难持续吸引读者。可能是因为一个故事的读者从不读下一个故事,因为他不喜欢。在这一点上,小说具有很大的先天优势,只要作者把握好节奏和剧情内容,阅读量就会保持缓慢增长。

停止冷门体裁

笔者认为,诗歌虽然字数不多,但绝对是一种濒临灭绝的文体。如果有一个人想要在纯文学的土地上用诗歌来耕耘。当然,作者并不封杀,但这种形式脱离了群众。作者写这篇文章是为了在纯文学和市场之间找到平衡。因此,我不建议在今天这个市场化的时代,我们应该对诗歌进行过多的钻研。其实,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是,文学变成了一小撮人自娱自乐的产物。我希望文学能效仿欧亨利和莫泊桑的风格。为了防止脱离群众太多,我一直认为文学不做作。有了群众基础,写作就更有活力。

与多媒体的结合

其实,文学与多媒体的结合才是我认为的生存之道。作为一种简单的写作形式,我们也可以用一些多样化的手段来普及文学。事实上,这一点具有很强的先锋性和实验性。我相信,在未来,总会有一个人找到多媒体和文学之间最直接的联系。事实上,将文学作品改编成戏剧,才是把市场和观众最快汇聚在一起的方式。微型皮影戏和严肃的剧本都是我们这些有动力成为字面意思的人的救命稻草。因此,对于这样的市场情况,我们应该先从剧本开始。

首先是多媒体,然后是纸媒

过去,我们常常把电视剧或电影改编成纸媒小说。这就要求小说要有很强的生命力。然而,我确实认为我们可以反其道而行之。为什么不先写一部有剧本的小说呢?用多媒体积累群众基础,待多媒体形式的作品走红,积累一定知名度后,再推回论文序篇。增加纸质序言作品的销量。现在我们看到很多现象都是因为某一部影视剧的热播,动员小说第二次脱销,那么为什么不作为创作者第一次完成这个过程呢?

雅俗平衡

它的通俗文学并没有受到市场太大的冲击,那些所谓的网络文学其实也不存在思考阅读受众的问题。作为创作者,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剧情为王,即使作品的构图太大。作品的跌宕起伏,其实是读者想看到的。事实上,群众的阅读习惯堪称“懒人阅读”模式。如何让他们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懒惰”,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适当增加情节,消除思想在其中的同一性。

我所说的几乎是一种完全迎合读者和公众的手段。究其原因,是中国人浮躁、功利的学习影响。只有改变功利的学习习惯,养成阅读习惯,才是解决问题的源泉。我想我开的药方是一代又一代人养成阅读习惯。当阅读习惯养成,功利心理弱化时,中国文学就会兴起,更多的人会来创作。

不可能预测这样的一天会到来多久,但我仍然坚信,文学虽然边缘,但永远不会完全消失。包括多少中华民族的灵魂,没有太多的争论。